You are here

见证分享

摆脱罪疚,走向永生

陈升媛

我因父母早亡,唯一的姐姐又突然逝去,使我眼前一片茫然,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特别是退休以后,更觉空虚,觉得人生悲苦,盼望自己不要长寿。这时有人劝我信佛,我就信了,希望能找到精神支柱。佛教的教义是深信因果,自我修行,修行成功可以往生极乐世界,否则就是六道轮回。在佛教里,罪是很可怕的,有罪就会有报应。一定要念经、念佛以消除罪孽。所以我就拼命念经念佛,家里的事也很少管,因此老伴也有意见。但是念了近十年,我觉得毫无效果,打坐也不能入静,脑子里总有乱七八糟的事冒出来,于是感到很失望。罪和死总是困扰着我,我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见 证

芦毅

以前我在国内学习与工作时,从来就不相信神、主之类的话。遇到问题就吵闹,心中也没有什么信仰。2013年夏我来到美国,参加了基督教德国镇中国教会。在这里听牧师及长老讲道学习圣经,懂得了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这九个圣灵的果子。这也是神提出的做人标准。

我为什么要信耶稣?以前人都没有好好地去认识这一个事实。虽然人不愿意,也不肯承认,但神决不会因为人不承认而变成没有。宇宙中有一位神。人内心的邪情、私欲、邪恶、贪婪、恶毒、嫉妒、争竞、诡诈、苦毒、谗毁、狂傲、自夸、无亲情、不怜悯人在神的眼中都是罪。应说:世人都是罪人。以前认为没有犯什么罪,为什么是罪人呢?通过学习圣经,`清楚了世人都是罪人的神的话语。

感 悟

张振东

    余苦人生,六十余载,酸甜苦辣,感受颇深。真正接触基督教,已有五年之久,从抗拒到接受,是一个痛苦挣扎的过程,可以从三个方面与大家分享。

1.“有神”

    我祖籍山东,孔孟之乡,儒家教育根深蒂固。家教甚严,长辈提耳,善恶是非,自有准则。加上一直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对有神之说甚为抗拒。

    但人不可能没有信仰,经不住儿女时常不断传递福音,开始有所接受。

    邱牧师一次布道,对我很有触动,他讲了“鲁宾逊原理”,看问题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可能得出的结论就不同。你所认知的,不一定存在;你所否认的,不一定不存在。又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开篇就讲“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既然提到了幽灵,就承认幽灵的存在。许长老还多次讲歌德的“宏大与渺小”之说,这样的大哲学家为何在深邃的苍穹之下感到莫名的恐惧与自责,这是因在神的面前显得渺小与无地自容。

    虽然现在还不能感受到身边“活灵灵的神”,但在我心中有一个信念,就是神在我心中。

2. “有罪”

生 命 的 粮

吴梅林

    对于“耶稣”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从我6-7岁记事起我就知道,因为我的奶奶、父亲和母亲都是基督徒,他们经常去教会做礼拜。当圣诞节、复活节来临的时候,他们就带上我们几个姐妹一起去参加教会的活动。奶奶、母亲也会讲圣经的故事给我们听,我在小的时候还参加过教会组织的“学道班”。

    解放前,我父亲在一家 “中孚银行”担任主任工作,这个银行是美国在中国的办事机构。母亲不工作,家中有奶奶、父亲和母亲带我们七个子女,生活富足。解放前夕,父亲由于心脏病突发病逝,家中生活非常困难,银行里的同事们都到家中看望我们,主动帮助我们。凑够240升小米钱,月月来接济我们。那时奶奶总是说:“多亏了主耶稣的帮助” “上帝保佑了我们全家”“感谢上帝”。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叔叔们都是基督徒。这些事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但在今天我仍记忆犹新。

    后来由于政治的变革,我们就再也没有接触过基督教,直到2012年,我老伴被诊断为血癌。在病重的一年当中,儿子李波三口天天为他祷告,儿子教我如何祷告。我每天早晚学着在病床前为他祷告,特别是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一年来对他健康代祷,我真的好感动。老伴走的时候很平静,我很欣慰。

选 择

梁军

    我和时间的关系很纠结。时间在我手中象金钱一样有无数的选择。比如今天这个主日下午的安排- 去Costco? 一个月没去了,有好多东西要买;带珠珠滑冰?她很喜欢滑,有待多多练习。留下来参加姐妹团契?我需要和姐妹们一起学习亲近神。

    我的时间不够花就如穷苦人钱不够花一样。我常常感觉时间上的贫穷。我在时间上真得贫穷吗?还是我对时间的欲望如某些人对物质的欲望一样是可以减化的?

    我决定留下来参加姐妹团契。Costco采购的事移到星期一去Giant解决。珠珠没有去滑冰,但她回家做了中文功课。而我参加了姐妹团契,得以把眼睛从自己的小我上转移,去看耶稣和身边爱主的姐妹。我听了姐妹们转眼仰望神的见证,并也为主做了我的见证。在回家的路上和志宇姐妹有好的交通。求主帮助我不再做时间上的贫穷者。因为只有在主里我才能成为真正富足的人。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