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见证分享

是什么讓他們相聚在一起? -- 新人聚餐會隨想

张波 李传玉

一 群人,老老少少, 他們的祖籍遍布中國各地,在美國從事各行各業的工作,來美國的時間長短也不同,有的已經是美國公民,有的是來探親,有的是只到美國做為期一兩年甚至半年的 訪問學者…… 其中有飽經滄桑的白髮老者,也有正值青春年華閱歷不深的大學生,有各行業的博士,也有中國最樸實的工人和農民……但是就是這樣一群彼此人生軌跡迥然不同的 人,在世界看來不可能有“共同語言”的人, 卻來到同一個家庭裡,彼此享用大家用心做的美食,圍坐在一起談論著各自的人生經歷,分享生命中的喜怒哀樂,而且人人臉上都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  

神的触摸

何立铭

2012 盛夏的一天,我下班回家,爸爸妈妈告诉我,他们有一个放着几千块钱的钱包不见了。 于是我们三个人在 卧室里 翻找了好几遍,但依然没有找到。于是我们开始怀疑是来家里做清洁的人拿去了。当天晚上,我们带着复杂的心情参加了团契的查经,之后我向大家告知了此事, 弟兄姊妹都为我们祷告,我相信从那一刻起,神就掌控了我们的心。

当我走到尽头

张勇

我是北京人,生在困难时期,长在动乱年代。可我从小好学,喜欢读书,爱动脑筋,所以我自以为很聪明,也很骄傲。七十年代末我考上了中国的一所著名大 学。 1984年毕业的时候,正赶上中国的改革浪潮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就是全国人民向钱看,人人想发财。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八到十年的时间里,彻底解决自己 的经济问题,发个大财。然而,事情并不象我想像的那样。多少次好像机会已经来临,多少次好像成功就在眼前。可是,冥冥之中似乎总是有一只手拦着,叫我功败 垂成。  

在毕业后的第九个年头,我并非踌躇满志,也非趾高气昂地来到美国。因为,我拿的是F2 签证,就是说,我是一个陪读。我妻子拿全额奖学金,来美读博士。想当年,我大学毕业时,虽然出国留学还没成为大潮,但班里还是有几个要出国的。与他们谈到 出国,我说:我是不会出国的,除非是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牛气冲天。不承想,多年后,我出国了,却是家庭代表团的,还只是一个随行人员。

我的受洗见证

王宇晖

我原来不信主耶稣,因为我的头脑里骄傲,以为凭自己的遗传基因、知识、能力、才干和毅力来打拼,就可以战胜一切,拥有一切;其实无知。

我原来不信主耶稣,因为我没有接触到完备的福音,就封闭自己的心灵、没有看见,也不愿意看,就不相信有主耶稣的亮光;其实愚昧。

我原来不信主耶稣,因为我不敢面对自己的罪,自己的死,心中害怕别人的讥笑,害怕成为被人排斥,被人打击的少数人,其实软弱。

我信主耶稣,因为他就是我们心灵深处渴求的真理,道路和生命; 他的光照,指明了我人生的意义和希望;他十架上的救赎,免了我永死的罪,他三天後的复活,是我永生盼望的确据。对他的信靠是我们回归那造我们的父神的唯一途径和桥梁。

自从我信了主耶稣,那父神给我及全家的恩典和慈爱足使我对那属世界的旧我毫无留恋,也深知那是毫无补救,毫无修复的价值。我但求与主耶稣同钉在十架上,向著自己的罪死,因为那重生得来属天的新生命 ,每一刻都比那魔鬼撒但权势下的旧我要珍贵百倍,要喜乐百倍,要富足百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