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一百五十载 薪火六代燃

杨渝生

一次对话 一段佳话

一百年前,大清直隶省会保定,穿城而过的大清河上,那美似玉带的南关大桥旁的趾舫头码头附近,一栋三座二层的青砖小洋楼坐落在那里,小洋楼大门前挂着一副醒目的对联:“无始无终堪称形声真主宰;宣仁宣义聿昭拯济大权衡”。这就是当年的华北基督教公理会。
1913年的一天,教会里,26岁的美国传教士胡本德牧师面前,站着一位13岁的中国男孩。
胡牧师:“你想读书吗?”
男孩:“想,可是读不起。”
胡牧师:那你每天下午来我家帮我做些事,我付给你钱,你就有钱读书了。
男孩答:“好!”
从那时起,这个孩子就是以这种方式读完中学、大学;毕业时,他放弃了因在燕京大学获菲多菲金钥匙奖被保送免费去美国留学的机会,而选择返回保定,为教会创办了日后在当地名闻遐迩的同仁中学。
这位男孩就是我祖父。
祖父的母亲是一位敬虔的基督徒,面对感到对帮佣的事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儿子,她对儿子说:这不丢人;耶稣还为门徒洗脚呢。

追根溯源 世代信主

祖父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祖父的祖父在1865年美国传教士在保定设立教会之时,就在教会做传达职务。
祖父的父亲原在北京通州潞河书院读书,成绩常列优等,以至招人妒恨,遭遇陷害而休学;受此大创后,深感人心险诈,世风日堕;所以立志效法基督,医治人的疾患,引人归主;于是改习协和医科,毕业后到保定乡间设立医院;一面医病,一面宣教;十年如一日;终以积劳致疾,34岁便与世长辞。
祖父的母亲,是早年由她姥姥因在一位美国传教士家帮佣,带她进入教会读完小学;又在教会帮助下到北京贝满书屋读书;毕业后回保定为教会创办保定培基女校;培养了不少具有新知识的女青年。
祖父的父亲去世后,祖父的母亲靠自己一个人微薄的薪金抚养三个子女;祖父虽然年少,但也很心痛他母亲的辛苦;而教会的美国传教士;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所以,在1913年的那一天,便发生了本文上面那段对话。这一段佳话,直到1932年还被胡本德夫人梅布尔埃列斯,在美国基督教期刊《守望者》杂志上专门提及。
胡本德牧师是一位了不起的传教士,他用基督的方式帮助人,为被帮助的人提供机会,而不是单纯资助,这样既保护被帮助人的自尊,又让其更能体味基督精神。

政权更迭 神佑家人

抗日战争爆发后;祖父谢绝了军政方面的邀请;组织了基督教青年会军人服务部,致力服务抗战;以该部名义协助在抗日前线作战的三十三集团军成立了子弟小学;进而又为该部队创办了自忠中学。
抗战结束后,祖父不愿卷入内战;保定基督教会和胡本德牧师出资,让祖父到美国坎塔基伯瑞尔深造。
1949年;中国大陆翻江倒海,政权更迭。
1950年4月,祖父抱着服务国家之心,从美国乘船回到北京;有关部门希望他不要到美国教会的“农村服务联合会”而去政府部门工作;他拒绝了;去到北京通县的基督教农村服务联合会担任总干事。之后他又去筹建华东农林干部学校。随着中国大陆上一系列运动不断开展;他的基督教和美国留学背景使他最后遭到被冰封的待遇。可是神奇的是,在文化大革命初起之时,具有这样不可思议背景的祖父,居然被调到广州军区新组建的一个英语大队去当教员;从而避免了在那个时代司空见惯的个人灾难。
同样神奇的事情也发生在我父亲身上;我父亲不但是基督徒;还曾经在国民政府第十四航空大队航校任教官;他深感当时政府腐败,所以1949年12月解放军进军成都时,没有随航校去台湾;而是在凤凰山机场起义参加了解放军;准备为新政权效力。而随后发生的一切,知道那段历史的人都可以想象得到,旧军官这个身份问题,在中国大陆历来的政治运动中他的处境应该如何了;但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因历史问题被打入另册之外;感谢上帝,他居然没有被戴上任何“帽子”,或是被捕劳改之类;相比起在反右、镇压反革命和文化大革命等运动中那么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人们来说;真的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还有我家四个兄弟姊妹,由于受我爸历史问题的株连,三弟兄全部被赶下山区农村去接受再教育;但却都没有被艰苦的环境,辛苦的劳作和绝望的前途湮灭;不但都被评为当地知识青年劳动先进分子;还在粉碎“四人帮”后,三个考上大学一个去了部队;所以可以说虽遇劫难,还算没被耽误;真的是感谢主! 

走出旷野 信仰接续

虽然我们是基督徒家庭;但是由于长期受到无神论的洗脑;当年上大学时曾打算联系香港台湾教会想要一部《圣经》,都被校方阻止未成。所以之前我对基督教知识和理论感之甚少,很长时间被无神论牵着鼻子走,如井底之蛙还自以为是。
非常感谢主,他最终没让我一直迷失在旷野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便开始怀疑和摒弃无神论;到了二零零几年开始接触和参加了许多教会和查经;渐渐的,我明确和坚定了对耶稣基督的信仰。这个时候,一个愿望在我心底产生;并且很强烈起来;就是:一定要到传给我家福音的美利坚这块自由、美丽的土地上去接受神的洗礼;所以,尽管我早已在大陆教会决了志;但是我一直坚守我心底这强烈的信念。
神真的是对我厚爱的,他将我女儿带到这个国度;使我和太太也有了来这里的机会;到这儿来之后,非常幸运的遇到了神派来带领我们的冯怡姐妹,把我们领进了德国镇中国教会;一接触我就非常有感动;决定把这里当作家。
更没想到是我太太在信仰上的变化:之前她完全没有一点基督教的背景和认识;时常求神拜菩萨;在国内怎么给她讲不要拜偶像她也不得要领。可是,自从来了这里,参加了教会和团契的活动,她迸发出前所未有灵里热忱和灵命潜质,使我目瞪口呆。真的是神要拣选和做工的,便可成就人所不能的。
在这之前,我女儿已经在2013年七月受洗。至此,自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到今天,神在我和我太太这里;完成了一个家族六代人、一百五十年,自美利坚而至,到美利坚而来的圆满的薪火相传的奇迹!
感谢神!哈利路亚!

 

Published date: 
Saturday, August 1,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