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你们要的平安,我無法给

杨宇

写于2019年12月2日星期一

2018年,我来到美国探亲,期间申请了美国的工作签证,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神,他亲自与我交谈,见证了他真实的存在。2018年的感恩节,我受洗成为基督徒。2019年,神继续亲自带领我,与我建立关系,让我更多地认识祂。

今年九月,我回国看望我父母,离开的时候,爸爸妈妈在机场与我挥手告别。那一幕甚是让我揪心,妈妈一如既往地流泪不舍,爸爸先是在我面前努力掩饰,但当我走了几步,回头看他们的时候,我看见爸爸也已经泪眼婆娑…… 俗话说,男人有泪不轻弹,爸爸的眼泪让我整个心都碎了。坐在登机口,我伤心的不能自已,我问神,我到底在做什么呢?为什么要离开父母去那么远的地方?不能照看他们,也不能给他们最简单的陪伴,我飘洋过海,为要追求什么呢?一时间我感觉自己是一片在水上飘荡的叶子,没有目的,也没有归宿。我的心沉到了谷底,绝望地不能自拔。

就在这时,神回应了我的追问,祂让我想起,2017年,我妈妈查出肠癌,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北京陪妈妈手术。按常理,一家人,应该是彼此支持,安慰,共度难关,但事实是,我们这个家,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前,如同破碎的茅草屋,在风雨中摇曳。每天早起吵架,晚起哭闹,陈谷子烂麻子地倒腾着,仿佛这一切就是家中某一个人的错。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折磨彼此,不过因为害怕,是要在对方身上,找到可以依靠的确据,可以承担这个重担的心智,但寻而不得,便家无宁日。当我在登机口回想那些日子的时候,我的心渐渐平静了,于此同时,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平安,一种竟然带着喜乐滋味的平安。这是为何呢?原来,我突然明白了,神是要我看见,爸爸妈妈要的平安,我,不能给。我没有负重轭的能力,也没有付出爱的能力。然而,耶稣可以。祂的宝血赎了我的罪,使我在神的面前,被看作祂的儿女,祂亲自回应我的祷告,带领我透过祂的圣灵看世间百态,认识人生起伏,体会他人的需要,学习付出的爱。当我的生活跟神有了关系,凡事都有了意义。苦难让我认识自己的软弱,离别让我学习完全的托付,孤单的旅程让我有了跟神独处的机会,我越渴望认识祂,祂越是填满我心里的空缺,使我被祂的平安充满。于是我祷告,求神看顾我的爸爸妈妈,那属天的平安,我不能给,但是我求神,将祂的平安赐下,丰丰满满,充裕我爸爸妈妈的心。我相信,爸爸妈妈要的,跟我要的,都是一样,就是神!

回到美国后,我继续为我爸爸妈妈,还有国内的家人们祷告,心里盼望着,他们能早一天认识神。为了能有机会跟家人谈论神,我有意增加了跟国内亲朋好友们的微信交流。有些我经常不搭理的,我也主动问候。其中,有一对双胞胎妹妹,是我五姨年轻早逝,留下的一双有轻微智障的女儿。在她们12岁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了她们,现如今,她们已经22岁了,但是说起妈妈,两个妹妹还是很伤心。这些年,我们这些亲戚朋友,自是在生活上对她们多有照顾,但是没有谁有耐心听她们讲话,或者陪伴她们。其他的姨妈们,见到她们,难免伤心,不自觉地会责备她们几句,怪她们是我五姨的拖累。我以前也没有什么耐心跟她们交流,不过是一时兴起,在微信里问候了她们一句,没想到,两个妹妹就追着我要跟我微信聊天。我勉强抽出了一个晚上,跟她们视频,一开始,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对两个妹妹的问话,极其不耐烦。但是,感谢神关照我,我内心里跟以前不一样的是,我知道这样对待她们是不好的,但是我做不到,她们说话也没啥逻辑,我跟神说,主啊,我知道要对她们好,但是我真的做不到。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我心里这样祷告,神就回应了我,接下来,我说了很多安慰她们的话,我知道那不是从我来的,是从神来的,因为说完了,我就不记得了。 我唯一记得是,两个妹妹非常受安慰,激动地跟我说,姐姐,你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这些话,这么多年来,家里人只知道怪我们是负担,没有人问过我们心里是多难过,毕竟死了的是我们的妈妈呀,最伤心的不应该是我们吗?妹妹们这些话,也让我震惊了。十年了,我们都没有这样想过,我们自以为是爱她们的,可是,这是爱吗? 对着两个轻微智障的妹妹,我们哪有尊重,哪有耐心爱她们呀。但是,神,我们的天父,却是那创造人的主,祂是最明白我们的那一位。祂的话语如甘露,由耳入心,生出属天的安慰来。妹妹们啊,你们要的平安,我们不能给,但是我知道,这世间,有一位神,有权能创造宇宙万物,也有温柔双手安慰受伤灵魂;有一位神,有权柄审判一切罪恶,也有慈悲体贴人的软弱。有一位神,我们的神,唯一的神, 名叫耶和华。有权威荣光,有恩典慈爱,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

Published date: 
Saturday, December 7,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