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当我走到尽头

张勇

我是北京人,生在困难时期,长在动乱年代。可我从小好学,喜欢读书,爱动脑筋,所以我自以为很聪明,也很骄傲。七十年代末我考上了中国的一所著名大 学。 1984年毕业的时候,正赶上中国的改革浪潮又向前推进了一步,就是全国人民向钱看,人人想发财。我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八到十年的时间里,彻底解决自己 的经济问题,发个大财。然而,事情并不象我想像的那样。多少次好像机会已经来临,多少次好像成功就在眼前。可是,冥冥之中似乎总是有一只手拦着,叫我功败 垂成。  

在毕业后的第九个年头,我并非踌躇满志,也非趾高气昂地来到美国。因为,我拿的是F2 签证,就是说,我是一个陪读。我妻子拿全额奖学金,来美读博士。想当年,我大学毕业时,虽然出国留学还没成为大潮,但班里还是有几个要出国的。与他们谈到 出国,我说:我是不会出国的,除非是作为中国代表团成员!牛气冲天。不承想,多年后,我出国了,却是家庭代表团的,还只是一个随行人员。

刚到美国,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要从头做起。我一边学英语,一边打零工。在这里,和国内相比,反差太大,心理上很不适应。在中国的传统里, 一个家庭,应该是男强女弱,男主女辅,男高女低。而现在对我家来说,一切都颠倒过来。因为对环境变化的不适应,因为次序的颠倒,我们夫妻间的关系越来越紧 张,经常争吵。每当同学聚会之后,夫妻间就会爆发一场战争。妻子看到别人的丈夫不是在读的硕士博士,就是硕士博士毕业的专业人士,甚至还有教授。而自己的 丈夫不过是一个餐馆里的打工仔,毫无出头之日,很没面子,心里有气。丈夫认为自己放下所有,来到美国,一切从头开始,在家受气,在外受辱,更是满腔愤恨。 就像两个火药筒,沾火就着。我自己希望快点学好英语,攒点钱,上研究生继续深造,改变自己的处境。可是,我第一个孩子的降生,让我上学深造的梦也破灭了。 我只好心里说:让他们去研究生吧,我研究养 孩子 !我一边打工,一边带孩子。我心想:难道这就是我的美国梦吗?如果这就是美国梦,那真是一场恶梦。我看不见前面的路,我毫无指望,我没有未来,我,只有流 到肚子里的眼泪。有时我会呆呆地望着蓝蓝的天,幻想,有一架飞机飞来,扔下一颗原子弹,把我和这世界一起毁灭。。。。。。

当我们第二个孩子降生时,我父母从北京来看望我们,见我们夫妻总是吵架,忧心忡忡。有一天,我父亲问我:你们总是这样吵,难道真的要离婚吗?我说: 实在不行,就离罢。敁既然要离婚,为什么还要生第二个小孩呢?我没好气地回答:好分!父亲听完,长叹一声,不再说话。吵架时,两人经常提到离婚。可真要离 婚又谈何容易呢!首先,孩子是自己带大的,无法割舍。再说,真要离婚了,一个人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在美国怎么生活。更何况,我们夫妻并非没有感情。想当初 恋爱时,俩人为了结合,冲破阻碍,经历了多少痛苦。而俩人在一起时,又有多少鸟语花香,甜美的回忆。每当别人问我这些事,我总是回答:真实的生活,往往胜 过最精彩的小说。我们其实并非真想离婚,只是生活的重担我们担不起,无望的生活没法过下去。我们心里忧虑,我们心里彷徨,我们心里惧怕,我们,真是苦啊!

我父母回去后不久,我们又大吵一架。到最后,我妻子说:别吵了!咱靠自己是不行了。咱们去教会,看神能不能救我们。我想,已经走投无路了,除此以 外,还能找谁呢?就这样,我们两个从小受无神论教育,从不信神的人,来到了教会。教会的兄弟姐妹很有爱心。向我们传福音,告诉我们:耶稣说,有病的,才要 看医生。我想,对!我是有问题,有病,需要帮助。他们还告诉我们说:神爱你们。你们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向他求。我虽然很希望有神来帮我,可我对神是否存在 这个问题,有很大的疑惑。于是,我就想和神作交易。我说:神啊,请你给我一个好工作,这样我就可以多挣点钱,体面一点,人们也会瞧得起我。这既证明了你的 存在,又解决了我的实际问题,不是两全其美吗?神啊,求你给我一个好工作。

然而,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神没有给我好工作。我去问教会里的人。一个姐妹告诉我:神不听你的祷告。听完,我这个气啊!心想:不是说:你们祷告就给 你们吗?怎么神不听呢!不行,我还要接着求,非求来不可。可是我经常一边求,一边埋怨:神啊,还是要求你给我一个好工作。为什么别人求什么,你就给什么? 你看看,人家作见证,要房子,有房子;要儿子,有儿子;要工作,有工作。到了我这儿,怎么就不行了呢?!神啊,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一天,我又在想这事。 突然,有一句话进到脑海里来:不可试探主你的神!我吓了一跳。这好像是圣经上的话,以前虽然读过,可从来没好好想过。这下,我倒要仔细想想:

难道我这样求是试探神吗?我问自己。我接着问:你是认真地在求神吗?是的,我是在认真地求。如果神不存在,你求什么呢?你不是跟求空气一样吗?不是 自己骗自己吗?可是,我的心告诉我,我是真心在求神,这恳求是实实在在的,绝不是自欺欺人!在教会慕道班,我让传道人证明神的存在,他们不能。可同样我不 是也证明不了神不存在吗?神的存在虽不能用理性证明,人的心却能知道他。我真心恳求神,我的心知道他存在。当我听别人作见证,得到神的恩典,心里忌妒。我 问自己:你看见神帮了别人,而没有帮你,就心里抱怨。难道神只对别人存在, 对你就不存在了吗?难道神的存在不是客观的吗?难道神的存在是由他帮不帮你做事来决定的吗?看来问题不是神存在不存在,而是你承认不承认他存在,信不信 他。现在,神不听你的,没给你做事,你就不承认他,不信他吗?圣经上明说:人未曾信他,怎么求他呢?你不信他,还要求他,是什么意思呢?不就是想试试他, 看他听不听你话,受不受你使唤吗?你这不是在试探神吗!神为什么要听你的呢!哎呀!这个神厉害,他不听我的,比观音菩萨可厉害多了!他不是偶像,他不要别 人给他塑金身,他不求别人给他好处,他想怎样就怎样。他当然可以不听我的。我算老几呀!我凭什么要让神听我的呢?看看这个世界,除了自己那还没懂事的孩 子,有谁听我的呢!

不可试探主你的神!。以前想神的事很多,可从没想过神是主这个事。 多少年来,什么事都是我自己作主,而这里说神是主。我是主呢,还是神是主呢?嘿呀!我拿什么和神比呢?!如果神是真神,他必无所不能。他可以创造宇宙万 物,他可以道成肉身,他可以叫死人复活。他是万能的主宰。与神相比,我不如一条虫。当然应该他作主! 圣经上说:神是轻慢不得的.想到这儿,一种敬畏之心油然而生,我的心马上趴下,喊著说:神啊!求你饶恕我的罪!我祈求你,却不信你,试探你,还自以为是 主,把你当仆人。我大大的得罪了你,犯了大罪!耶稣基督啊!求你救救我!求你的血洗净我!神啊!求你赦免我的罪!从今以后,不管你给不给我好工作,我!都 信你!你是主!!。。。。。。就这样,我是趴在地上,爬着进了神的门。不久以后,我和妻子一起受洗归入基督的门下,成为了基督徒。我知道耶稣是基督,是神 的儿子。他是我的救主,也是我的主。

当一个人因圣灵感动认罪悔改,同时神就使他重生得救,神就给他一个新的生命,就是耶稣基督复活的生命 永生的生命。我信神,信基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变,而我自己在慢慢改变,自己并不察觉。一天,我碰到一个朋友。一见面,朋友就问我:好久 不见,你有什么好事呀?没什么好事啊。怎么啦?朋友说:没好事,怎么脸上放光啊?嗯?我一愣,说:脸上放光?那我以前不是这样吗?朋友回答: 喝!以前!以前一瞅你,就见满脸发黑,好象人家都欠你钱似的!哟!是吗 可能是因为我现在信了基督了吧! "当一个人重生得救以后,神就会教他改变,他就会有神赐的平安和喜乐。

我们夫妻受洗一年多以后,我父母再次来看我们。下飞机的第二天,我们就带他们去查经班,礼拜天又带他们去教会。教会的兄弟姐妹向他们传福音,送他们 圣经 ,请他们一起查经学习。过不多久,一天父亲对我说:我信神!我一听,吓了一跳。我问:你是信有神吧?他说:我信耶稣!我感到不可思议。因为我的父亲是一个 老共产党员。他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九死一生,回国后上大学,成为高级知识分子。他有思想,有主见,曾自学通读过 资本论 ,不是人云亦云之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这样快就信神,信基督了呢?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父母一月底到的美国,三月底的复活节一起受洗,成为基督徒。我父 亲作见证时说:这次到美国来,我最大的发现是他们俩都变了,特别是儿媳妇。家里的各种关系都变得好起来。我感觉到一种新的东西在他们身上。他们说是因信了 耶稣。基督教真的这样神奇吗?我要研究研究,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认真听讲道,作笔记,仔细读圣经,写心得。神的话真是奇妙,既简单明了,又丰富深奥,光 用脑子装是不行的,装不下,也不能都想明白。要用肚子装,用信心装在心里。教会里,到处都有基督的爱,兄弟姐妹的爱。基督教真是好。我要接受基督耶稣,接 受神赐的永生。。。。。。。

朋友,如果你今天就像从前的我,走到了人生的尽头,请回转到耶稣这里来!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因为 我的轭是容易的,担子是轻省的。他还说: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他担当了我们的重 担,背负了我们的罪债,并死在十字架上替我们偿还了罪债,又从死里复活,战胜了死的权势,替我们开出一条通天大道。我们凭着信耶稣基督,就可以来到神的面 前,他赐我们平安喜乐,医治我们心灵的创伤,给我们永生的盼望。神有无尽的恩典,无限的爱。朋友,当你走投无路,请到耶稣这里来。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朋友,到耶稣这里来! 

说明:这是我2006夺年两次参加由总干事兼飞行师郑伟昌牧师领导的国际飞行福音事工团布道时,所作的见证。

Published date: 
Saturday, January 1,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