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见证我的信主之路

秦梅

2015年11月21日,在教会的感恩节洗礼上, 我和丈夫受洗归入耶稣基督名下,成为主的门徒。当我接过牧师送给我的圣经, 看到扉页上: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泪水难抑,往事如烟,原来一切俯视和仰望,迷失和找寻,都为今天回到主的怀抱,都是主的恩典。

从今年5月31日我先生带我第一次来到教会到今天受洗,虽然时间不长,心里也经历了艰难的历程。

十几年前,母亲病重期间信主,每天祷告忏悔,唱赞美诗,是主耶稣陪伴母亲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那时,我很想进一步了解主耶稣和基督教,在上海徐汇的教堂里买了圣经和赞美诗,但由于整日忙于学习和工作,和主擦身而过。蹉跎十几年,今天真正回到主的怀抱。

今年春天,在我离开美国在国内的那段时间里,先生走进了教会,开始了他寻求多年的信仰之路。我在北京感受到他很多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就是我们可以平静地交谈,我没有听到任何对我的抱怨,很多想法那么令人鼓舞,听的最多的是教会里的故事。我觉得能让他在不长的时间里有如此改变,教会里一定有很独特的东西。因为他历来比较固执,清高,不喜欢听别人的意见。

我和丈夫是高中同班同学,然后在不同的城市读大学,他学工科,我学医科,开始了从初恋到婚姻的爱情之路。那些年,我倾慕他热衷人文嗜书如命侃侃而谈,冥冥之中认准他会是那个终生不离不弃与我相守一生的爱人(目前为止,他的确做到了 )。四年后,他先我一年毕业,放弃京沪一线城市,回到家乡。一年后在我工作的第一天,就开了结婚介绍信,很快就结婚了,从此开始了共同的生活。那时有一句歌词:“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爱人?”是我的信条。我知道青春容颜身体都会衰老,但相信自我努力自我成长可以增添本事和魅力,为爱人为孩子带来荣耀和利益。于是,自我奋斗对我的意义非同表面,而专业发挥和考学对我而言是唯一路径。学位从硕士到了博士,医院从哈医大附院到了上海医科大学附院,一边做临床医生一边做新药研发,全家折腾到上海,户口落进了上海,单位分了房子,女儿进入上海最好的学校,丈夫在上海一家大型证券公司投资银行总部任副总经理,生活忙碌而光鲜。

但是一个久远的,从儿时就藏在心底的愿望,对自由女神的向往,对大西洋彼岸的好奇与仰慕,让我脚步无法停下。申请到博士后的位置,虽然先生非常不喜欢来美国,但难为我的薪资障碍意外突破,这样在他不情愿的前提下,任性的我携女来到马里兰,来到NIH,开始了从博士后起点的科研生涯。这个选择,给丈夫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学过俄语日语德语,没有学过英语,他一年几次往返中美之间,最终选择了我们,放弃了国内令很多人羡慕的,奋斗许多年的得来的一切。他把一家人在一起,把我和孩子的发展看得超过他自己的一切,开始艰难地一边学习英语,一边做既偏离专业又枯燥的工作,闲暇里依然潜心读书。面对他的牺牲,感动已经演变成压力,权衡之后,重新成为执照医生变成我用来改变家庭命运回馈爱人的目标。这样在40岁之后开始了最艰难的考试之途,可惜这次没有那么顺利,完成第一步考试,就意外地病倒了,不巧的是得了癌症。手术虽然很及时顺利,但是身心的康复却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接下来,没有过多的考虑时间,我拼尽力气完成了余下的考试,只是成绩平平。可能是自己科研背景比较好,很幸运地得到包括哈佛大学儿童医院和国家儿童医学中心这样知名医院的面试机会。可惜我没有竞争过那些年轻的学霸,最终以失败而告终。这个打击使我非常沮丧抑郁,因为年龄和身体状态终结了我继续申请的可能,医生梦破了。之后,我依旧在NIH做Staff Scientist,每日做也很喜欢的科研,但却失去了过去的热情和盼望。夏天种些花果蔬菜成为我的新喜好,冬日里望着窗外盼着冬去春来,午夜辗转难眠,思想着此生是否就这样慢慢老去,不知哪一天又有什么癌症出来。

那时我的关注点已经从考试回到琐碎的生活中,突然发现有很多忍耐变得不能忍耐,原来喜悦的特质也可以反过来伤害你,比如说学识。先生来美国后用很多时间读他喜欢的哲学,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康德黑格尔,逻辑推理的功夫日日见长。我做家务有时急躁粗心,例如刷洗盘碗会有事故,下楼走路会扭了脚,烧饭会烫了手等等。某天他发现了一个新缺瓷的盘子,询问我,“你又碰坏一个?”,我实实在在地说“不记得了”。他很生气,先是推理说他没碰,那就是我碰的,然后说我做事总是粗心大意,做了又辩解不敢承认,最后结论是人粗心不诚实,品格有问题。又一天,我试图学习一种西餐做法,原本照样地去做,结果没有成功。他的评论是,几十岁的人,该有足够的常识判定这个方法是否行的通,并进行适当的调整,结论是我的生活能力太差。这样或小或大的事情反复发生,我的心理也在演变,首先是自责,然后委屈怨气,最后因为有损尊严而愤怒,再后来冷淡逃避。这些言语的争执年轻时也有发生,但会被忽略,被忍耐,因为不舍得时间去讨论争执。今天在衰老、疾病、失败、郁闷的现实背景下,敏感的神经变得不能忍受,也不愿忍受。于是,任性的我辞了职,返回了国内,寄居在弟弟家里,一边找工作一边探亲访友。希望新的工作环境可以带给自己新的盼望和热情。

北京的工作确定下来之后,我返回美国,计划安排一下再回去。这段休假日子,我跟随他走进德国镇基督教会。当时的我只有一个信念,这条路是对的,许多问题即使还不能完全理解和接受,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走下去。我问过很多问题,关于自由,许建文长老告诉我:自由是你不想做什么而你可以不做,你就不被罪捆绑,就得到了自由。关于困境,邱林牧师说:在主里,一切都有盼望。于是,六月二十三日,在烛光的晚餐后,跟随邱林牧师决志信主。在这之后,我返回北京,虽然开展了一些前期工作,但面对丈夫和女儿的期盼,我第一次选择了放弃,重新回到家中,与他一起信主。

半年来,我和先生一起阅读圣经,每日祷告,讨论和体会圣经里的话语,也通过灵修的书籍和媒体的讲座增进对圣经的理解。我们参加礼拜主日和团契交流,在这里我见识了一群和世界不同的弟兄姊妹,每个人都那么真诚、热心、喜乐,每个人的笑容都是那样美好。在Rebecca和志泼身上,我看到她们面对疾病和生死的考验,对信仰坚如磐石的信心,对兄弟姊妹满怀热情的帮助。这些生命感动着我影响着我,使我逐步体会到,只有顺服主,真正谦卑下来,安静地放下自己的挣扎,才会与主亲近,才会看见主打开的门。然后在主的话语里,与主同行,使自己灵命得以成长,摆脱罪的黑暗和捆绑,去感受来自父神和主耶稣宽广深厚的爱。不经意间,那些烦恼忧愁、软弱恐惧慢慢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安静、喜乐满足。

在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改变时,远在北京的姑姑通过电话的交谈说我变了,变得平静谦和。也是受这份感动她和表妹尝试阅读圣经,走进基督教会,最近已经决志信主。那么,主是怎样带领我走过这段初信的日子呢?我愿意和大家分享我的感悟和见证:

自我的代价:做为现代女性,自我奋斗已经深入到骨髓,虽有生活本身压力的原因,也有维持自信的心理需求,但更多的是自我欲望满足的阶梯。我这里不讨论自我价值实现对社会进步的意义,只想说这个理论让我如此信服又如此骄傲,以至于根本不会接受男人是头,女人做为helper 上帝创世的初衷。于是,奋斗的每一步都成为下一步的台阶,攀登的山看不到尽头,没有平安喜乐满足,更不会为他人放弃这个努力。莎士比亚说过:“一个骄傲的人常常在骄傲里毁灭自己”,我就是在这种自觉正确的骄傲中被自我欲望折磨。做的不好时,烦躁焦虑自责,自信心瞬间崩溃;做的好时,又以强者自居,忽略他人的付出。没有对上帝的感恩,只有对自己的肯定与否定。终于,疾病、失败和辞职一连串的事情,让我这个即自我又苦劳愁烦的人,走上了信主的道路。耶稣说:“我的话就是圣灵,就是生命”,只有圣灵可以改变人心。我日夜祷告,把自己交托给神,我说我愿意做你的奴隶,既然你拣选了我,就求你赐我力量打碎旧我。神没有嫌弃这个不堪渺小的我,祂轻声对我说“信主,信主!”;祂在梦里显现,我被一种力量提升到半空,醍醐灌顶。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又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我沉浸在神的话语里,安静地顺服在主里。自大学毕业后第一次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白天一个人在家里,但我却第一次感到没有焦虑和寂寞的自由,没有欲望的平静和满足。很快,神赐予我一份在国立医学图书馆做医学文献检索的工作机会,我顺服接受,十分珍惜,虽然收入不如以前,但心里很喜乐,我知道主耶稣和我同在。

以前,我经常说先生性格中自恋成分太多了,并认为彼此的很多矛盾源于此。先说说我和他的区别,他很自恋自夸,我很自卑自怨。我说,小时候真苦,他说小时候米面油肉不缺;我说身体不美的地方太多,他说自己的身体如何健康;我说自己父母过错很多,他却说他的父母如何了不起;我说这件衣服不好,他说他的衣服都好。这样的例子很多,不是他的家境有多殷实,他的物件有多名贵,最重要的区别是他自以为好,赞美到让你生气让你有压力他都不介意的程度。先生一直说他命好,他的保护神很大能,大事小事都好运气,我和女儿也常常对此愤愤不平。比如说,他刚来美国去考驾照笔试,因为英文不好甚为紧张,终于等到考官叫到他的名字时,他得到的答复是:“祝贺你,你已经通过考试了。”他根本没有考试,只是等了一个小时,什么也没做。这样或大或小类似的事情真的不少,每次帮他办事情都很顺利。而我自己绝对属于那种好事多磨的人种。学习圣经后,对这个问题有了不一样的认识,现在明白这种自恋是珍惜和知足,源于对上帝的顺服,是上帝所喜爱的,是会得到上帝的恩惠与实惠的;反之,对自己不满意,挑剔自己逼迫自己压榨自己,自怨自贬自卑,就是对上帝所造的所赐予的不满意不接受,尽管劳心费力,依然事事不易或事倍功半,即使有所成就,也不是在阳光的心态下获得,付出的代价十分昂贵。

幸福是什么?: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说过:“人活着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使自己幸福”,无论年轻还是衰老,富贵还是贫穷,顺境还是逆境,我们都渴望一种幸福感,而真正的幸福感却总是那么稀缺和短暂。什么是幸福呢?有人说幸福其实是灵魂的成就,我同意这个说法。既然我们的灵魂属于上帝, 如果不爱上帝,不了解上帝,那幸福又岂是我们可以追求到的。当我们把属于凯撒的给予凯撒,把属于撒旦的还给撒旦,把属于上帝的归还上帝,以洁净的生命和灵魂归向主,敬拜主,跟随主,幸福就不被境遇所左右,不受外界人与事的影响。上帝与我们同在,幸福就会与我们同在,这是主的恩典。

我一生有三次看到我先生非常高兴和开心,第一次是我们结婚时,他去接我;第二次是在美国买房子;第三次就是今天我们受洗归入耶稣基督名下;他说今天是他一生最幸福的一天,因为我们的灵魂找到了故乡。我也在心里感到无比的轻松和踏实,在耶稣里我找到了心安的归处,从此开始了做为主门徒的新生命之路。

生命会影响生命,基督徒的责任就是借着这种影响,让更多的人认识主,接受主的福音,让灵魂找到家园,让生命没有阻挡。诗50:23说: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我的救恩。

哈利路亚!

Published date: 
Tuesday, March 29, 2016